苡苡苡君

明月照高楼

出自飞鸟集。

私心打一个tag 实在是觉得这句太适合他们了

【长期置顶/约稿+扩列/占tag致歉】

碱式碳酸怜:

贵安,这里折原怜,唤我怜怜,小怜,阿怜皆可


高一新生,文手,因为临近开学,学业甚重,不免长弧,不定期复活。


长期接稿,10r一千字,欢迎在评论区点梗留言,希望可以多一点小蓝手,谢谢合作。


接稿范围:


凹凸世界:仅限bg向(如:all凯莉,all艾比),糖刀皆可,请指定点梗,会考虑车。


跑跑姜饼人:仅限bg向,婉拒拆探莓和柠橙的cp,其他皆可,糖车刀都能点,请指定点梗谢谢。


MHA:仅限bg向,上耳物拳不拆,其他随意,要求同上。


恶狼游戏:已退圈,不再主动产出有关,如果有需求可以在评论区单独点,目前只接受bg向。


战勇:2w5、弗依公主、一代二代夫妇、克莱露基only,请注意避雷


目前的坑:


二次:


跑跑姜饼人:


热爱各种bg,欢迎安利,探莓柠橙药樱英雄溜冰海盗海妖本命


墙头:英雄饼干,柳橙饼干,黑莓饼干


MHA:


上耳和物拳不逆不拆,喜欢各种bg,胜茶淡圈,偏爱出茶,注意避雷


墙头:耳郎响香,物间宁人


战勇:


喜欢罗斯阿鲁露基三人组,一家三口超可爱!偏爱2w5,他们是最好的!


墙头:克莱尔、德伊菲尔


食戟之灵:


喜欢田所惠!她是一个好女孩!吃所有和小惠相关的cp和凉爱叶润司龙胆阿尔迪尼兄弟


墙头:田所惠,塔克米•阿尔迪尼


三次:


三国:


杂食什么都吃(除了拉郞和拆原配),请安利,是曹魏江东全员吹,只要你吃曹郭荀我们是永远的朋友!是一个不合格的曹荀和曹郭女孩,热爱各种史料分析和理论考据,拒绝撕逼ky,欢迎各路安利!冷角色疯狂吹,也是个bgcp爱好者,不时跳坑。


墙头:曹荀,曹郭,逊抗父子(亲情向),丕植,维亮,姜钟,师徽,昭元


红楼梦:


喜欢所有的小姐姐!凤平钗黛晴袭是我的白月光,不善考据,虚心请教,欢迎科普安利!


墙头:袭人,史湘云,香菱


其他:


bsd:乱晶/霍米/芥樋


岛:诺艾


happysugarlife:旭翔


aph:普洪/耀菊


排球:菅洁过激/all谷地/研磨茜


唐宋:元白/苏黄苏/轼辙/大小李杜/王安石x司马光/辛弃疾x姜夔/……



魏晋:嵇康/山涛/荀粲/谢道韫/谢灵运


婉拒:


王者荣耀,抖音,ky,d5,无脑吹,腐女癌


是一个很好勾搭的人,喜欢书评和发沙雕说说,门牌号:2174424711,欢迎私信评论,请随意勾搭但是不要触碰底线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


谢谢你们的喜欢与支持,折原怜会不断努力下去,成为一个真正的文手。


请看完本条点一个小蓝手推荐一下下,你的一点帮助会给我巨大的动力,感谢你们的理解,也希望你们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!

【曹荀曹】雪泥鸿爪

摸鱼 一个小甜饼
七夕快乐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


“当年在洛阳,这般风雪,必定得和袁本初他们踏雪纵马,狂歌痛饮。”

曹操一扬脖喝尽碗中酒,眯着眼,浮着些许陶醉的神色。寒风飞雪,顿生出天地浑茫的感慨,更兼有弹剑作歌的豪情。

纵然他早已不是那个金羁白马,任侠放荡的少年。

浩瀚的沧海在等一位胸怀日月的诗人为它作赋。白骨于野的乱世在等英雄结束烽火。

英雄生来慷慨,曹操亦是如此。新失兖州,鄄城残破,吕布锋芒正盛,大敌环伺下,竟然偷得半日闲找荀彧饮酒。

荀彧是极有耐心的人。等曹操借着酒劲絮絮叨叨将上到家恨国仇平生志,下到飞鹰走狗偷新娘,陈芝麻烂谷子恩恩怨怨一股脑说完,最后一句气吞山河的“吕布这个狗娘养的”作为总结——荀彧才悠悠然抿了一口酒。

他何尝不知曹操借酒释闷,便也笑道:“将军说了半日,倒平白耽误了彧半日公事。将军向来严明,今日却不该。”

曹操朗声笑了,意味深长地一挑眉。

“于理不该,于情可恕。”

说着便挪近身体,伸手勾起荀彧鬓边的发丝,却被荀彧轻轻握住。

“伤好了没有?”

曹操一怔,才想到自己几杯酒下肚太忘情,竟疏忽了左手还缠着绷带,伤口隔着纱布,被荀彧轻轻摩挲着。和常年被兵刃打磨得粗糙的手不同,仅仅只有握笔处一层薄茧。细腻如温润美玉——任谁都会想握一握的。

不,只有自己能牵,自己能握。

“小伤而已。”曹操还是抽出手,解下自己的玄色披风系在荀彧身上:“倒是你,手怎么这样冷。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曹孟德苛待堂堂王佐之才呢。”说着又赶忙斟了一盏酒,催促荀彧喝下暖暖身子。

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。”曹操喃喃着。

他们挨得很近。荀彧酒没沾唇,心已经热了。宛然笑道:“世人皆道我是王佐之才,不差你这一句恭维。”

“世人道君王佐之才,可我谓君吾之子房。”

他眉宇正色,将“吾之”二字念的很重。雪光隐隐透过窗纸,镀在玄色披风上。映照着荀彧似有若无的微笑。他才注意到常服领口露出的那一段白皙,滃染着檀香和酒香。两颊微微的红晕,如同覆雪的红梅。

目光相交中,忍不住抚上眼前人的肩头。他看见荀彧的双眸似映着星沉月浮,潋滟雪色。

及至荀彧慢慢凑近他,呼吸的温热与颈间的香气在两人之间浮动。扑面而
来如旭日下的浪潮,裹挟着他飘摇驰荡不知何往。

荀彧又一笑。

一刹那的失神并非曹操的笨拙,实在是这一抹笑意,摇曳如弦乐中的清音。

及至两瓣白玉般泽润的唇,像蜻蜓点水掠过——好似波涛汹涌中递来的浮木,被曹操下意识紧紧衔住,并后知后觉地回报以加倍的热忱。

恍然看见秦兵浩荡的黑色旗帜,与风雪一道,从长城飘扬到江沚。
看见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。
看见大雪落满弓刀。
恍然看见荀彧伫立于雪色之中,身后一点孤鸿掠影。天地茫茫。

什么都不及这一吻来得悠远绵长,激烈炽热,如同涉过绝壁沙漠后,渴饮的第一口美酒。

唇齿相交,心跳相近,心意相通。

恍然叩开光阴的门,相随,相知,相互信任,相互扶持,劈开荆棘满途,永不相负。
荀彧无声地,坚定地——回答着——
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。
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
与子偕行。


与子偕行。
鼻息纠缠,芷兰蕙草的芳香徐徐展开,氤氲于口,于舌。朦胧于荀彧一双寒潭清澈的眼睛。

谁的泪水,谁的心跳,谁和谁十指相扣。

春风在怀,冰消雪薄。

曹操搂过荀彧清峻的肩。怀中的人一抬眼,盈盈地,映射出日月星汉的光彩。

英雄终于等到了他的王佐。
掣剑为笔,拭血作墨,书写风云,九合诸侯,一匡天下。

兰若望:

太有道理了。
再加一条,我圈大多数人都已经死了(ಡωಡ)

可能是荀曹|・ω・`)

想想还是发出来了。虽然摸鱼不走心hhhh

年度大型离婚现场(???!)
令君一脸冷漠仿佛在说 对我就是在利用你
痴心错付曹孟德,忘情背义荀文若(bu)